小站是一双看世界的眼睛
■赵晓雨

  母亲的青春,是40多年前那盏马灯

  摇曳着蒸汽机车爬坡时隆隆的轰鸣

  漆黑的闷罐车,行行重行行

  火红的青春,行走在大山中

  高擎的马灯,是日复一日的光明

  冲淡了矿区的夜色

  照亮矿区渴望繁华的生命

  闷罐车抵达的地方,车门轰然打开

  像一双看世界的眼睛

  从小站望向远方

  母亲的青春,是30多年前那把票剪

  闪耀着温暖的光芒

  记取着无数旅客匆忙的面容

  在晨光熹微中,凝着寒气

  用清脆的声音

  为南来北往的旅客

  送上祝福

  母亲的青春,是20多年前那枚奖章

  沉淀着岁月的宁静

  镌刻着热爱与执着的深情

  平凡的365里路

  小站是一程又一程的跋涉

  沉默的365日

  小站是一年又一年的征程

  青春融入

  每一间站舍

  每一声汽笛

  每一寸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