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你什么時候才能回家
■本報記者 朱進軍 本報特約通訊員 唐小平 本報通訊員 王 霞

  “好長時間沒有看見爸爸啦!”

  2月1日,農歷大年初八晚上,中國鐵路廣州局集團有限公司長沙機務段副段長劉文獻接到了10歲女兒劉瑗萱的電話:“爸爸,你去武漢都8天了,什么時候回來?”

  “寶貝,爸爸干完工作就回來?!繃蹺南諄卮?。

  “武漢有傳染病,千萬小心?!迸嶁?。

  “放心,爸爸沒事?!繃蹺南裝參克?。

  而其實,這個時候,在武漢堅守了8天的劉文獻剛剛添乘機車從武漢回到長沙機務段,住在被隔離管理的公寓宿舍里。望著家的方向,想著妻女,他忍不住潸然淚下。

  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

  按照相關規定,抗疫時期能夠進出武漢的特種工作人員,回來后也要進行自我隔離。

  從農歷大年三十晚上到現在,他不能回家。什么時候能夠回,仍然是未知數。

  擦干眼角的淚花,放下對親人的牽掛,第二天一大早,他又添乘出發,方向,武漢。

  主動請戰 逆行堅守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

  1月23日10時開始,隨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發展,武漢市關閉離漢通道。武昌站始發、終到客車全部停運。

  但是,為了確保京廣線運輸暢通、救援物資及時送進武漢,長沙機務段長沙運用車間長武車隊的乘務員需要值乘途經武昌站的旅客列車,日均80多名乘務員需在武昌站附近的武客技公寓休班。

  疫情來襲,武漢危急!乘務員心理壓力陡增。如何穩定這支隊伍、確保乘務員安全,成為當務之急。長沙機務段決定派出領導人員,去武客技公寓現場指導抗疫工作。

  肆虐的病毒,疫區可能出現感染,誰去?

  “我去!我是主管安全的副段長,又是黨員,原來在這條線開過車,讓我去武漢!”關鍵時刻,正在岳陽地區包保春運工作的劉文獻主動請纓。

  1月24日晚上,劉文獻告別妻女,逆行北上。

  “你身體吃得消不?去年12月因為高血壓住了一段時間醫院,身體才好一點,能不能不去?”劉文獻的妻子周茜試著問道。

  “這個時候必須去!放心吧。等著我回來?!繃蹺南仔ψ潘?。周茜也是一名鐵路職工,雖然不舍,但仍然支持丈夫的工作。

  “爸爸,早點回來?!迸孑嫠?。

  周密安排 科學防控

  “給大家拜年啦,新年好!”1月25日,農歷大年初一的早上,劉文獻向在武客技公寓休息的乘務員們拜年,因疫情而緊張的乘務員們心情也放松了一點。

  劉文獻一邊拜年,一邊查看乘務員們駐班的武客技公寓情況,著手強化防控措施。

  “在武漢地區工作,在公寓食宿,心里總有些害怕?!背宋裨泵欠追追從?。

  怎么辦?必須解開乘務員的這個心結。

  當即,他要求對入住武客技公寓的乘務員實行封閉管理,乘務員下班進入公寓后禁止外出;乘務員進出公寓,必須進行體溫監測。

  武客技公寓將公寓4樓作為長沙機務段乘務員的專用住宿樓層,開辟一條專用上樓通道,與其他單位乘務員分開行走路線,不讓乘務員與其他人員發生接觸;對乘務員實行分餐制,大家在食堂打包飯菜,回到房間就餐……

  “這么嚴格的隔離措施,讓我們感覺值乘還是很安全的?!背宋裨彼諞闥?。

  至今,長沙機務段長武車隊沒有出現一例疑似病例,沒有一人被疫情嚇倒,沒有一人退縮,始終堅持出乘,安全優質完成了值乘任務。

  靠前指揮 穩定軍心

  “文獻,你什么時候回來,我來接你的班。段里要求我們班子輪流蹲守?!貝竽瓿跛?、初五,長沙機務段副段長張琳給劉文獻幾次打電話。

  劉文獻卻推辭了:“這里的情況和人員我都熟悉了,況且這個時候換人,回去后又要隔離?!?/P>

  就這樣,劉文獻繼續盯守在武昌。

  “劉副段長與大家同吃同住同堅守,還經常與我們談心交流,及時解決大家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難,讓我們全力以赴投入防疫阻擊戰?!被黨宋裨毖釵?。

  春風化雨、潤物無聲、凝心聚力、共克時艱,長武車隊的乘務員始終保持著高昂的斗志。

  隨著疫情的發展,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調整機務乘務交路。長沙機務段派出72名司機,擔當原由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有限公司負責值乘的7對長沙南往返合肥、25對長沙南往返鄭州的高鐵列車牽引任務。

  新的任務,新的責任。待公寓管理穩定后,2月1日,劉文獻添乘回長沙。第二天,他又上線添乘檢查。雖然添乘的列車經過家門口,但回家的路依然很漫長。

  “爸爸,你什么時候才能回家?”女兒撥通微信視頻后的第一句話就問道。

  “快了,等干完工作就回來?!繃蹺南諄卮?。